Zaki_一碗糖水

沽酒醉是,八方莫之。

随缘写东西,杂货堆积地。

过客[路人视角/瓶邪向/一发完/HE]

多希望在吴邪的生命当中,我是一个萍水相逢的过客,不会给他的生活带来太大的影响,千人千面不至于让他对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但我却会因和他的接触儿欣喜万分。

·路人视角,最后也没知道真实情况呢。

·他们属于自己,bug属于我。

·激情写作,短小一发完。

·找个交流脑洞组织真的这么难么。

 

 

长日尽处,我站在你面前时,你将看到我的疤痕,知道我曾受伤,也曾痊愈。

——《飞鸟集》泰戈尔

 

关老师。

我试探性的唤前面的男人,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喧闹似乎吞没了我的声音,他没有任何肉眼可见的反应。

关根老师

我大声的呼喊,连名带姓的喊。

他脚步顿了一下,停下来,我出现在他的视野当中。

四周的灯火勾勒出他的轮廓,和我几年前见到的脸相吻合,确定是他后,我竟平添几分高兴。

陈老师,休假啊?

是啊,出来玩玩。

关根的声音辨识性还是挺高的,但不是好听的那种,说的不好听一点,就跟把嗓子搁到砂纸上糙过一样。

几年前我在杂志社讨了个编辑的职位,对口的有几个摄影师,关根就在其中,对当时的我来说,周遭的人里,关根给我的感觉最特殊,是从他的照片窥得的丝缕,怎么说好,相比较而言,照的都是自然,关根的照片里便是没有人类染指的自然,原生的,随意的,不加雕琢的,令人神往的。

我对这个关根越来越感兴趣,打初我想他是一个中年的大叔,经历过风风雨雨、起起伏伏,要念着清静经过完下辈子的云野中人,在年轻的他进到茶馆里,坐在我对面以前我一直是这么想的。

这片儿我挺熟悉,带你逛逛?

听到关根这么问,我其实正有此意,便顺水推舟,请他带路。

关根转身和另一个男人了交谈几句,然后向我招了招手,示意我关老师特供解说游开始了。

小哥在后面安安静静的跟着,我和关根在前面并排走,有点像以前跟同学出去玩,后面跟着家长,放不开来。

关于这个小哥,关根描述和我目测的,关根说他是东北来的大老爷们,我觉得气质不像,他比关根年轻一点,长腿倒三角,面冷言语少,最重要的是,脸挺帅。

后面的小哥介绍一下?

我揶揄道。

那您先把手上那东西收一收吧,闪瞎了我的眼啊。

所以说,开玩笑是建立在两方都知道是戏言的前提下才有意思嘛。 

我记得关根是南方人,吴侬软语的腔调掺了点吊里啷当的京腔,听着也不违和,怼人的嘴皮子功夫也不知道是这几年去师从了德云社的哪位老大哥。

山下的小镇就是清汤水,吃惯了大鱼大肉再出现就别有一番风味。城市里的风大多只分两种,一种是狂风,一种是飞沙卷石的狂风,像这种扫着肩膀过和流动的空气咬耳朵的山风,正合我意,扫过面庞,跨过肩膀,带走难平的躁动。

肩头?

我的目光扫过去。

你不热吗?

关根还没反应过来我所指的是什么,我指了指领口的位置。我印象中的关根好像一直都是高领长袖深色的衣服,我总能一眼在人群中找到他。我问他为什么要这样穿,他说,看什么看,没见过装逼吗,见是见过,这么燃烧生命装逼的第一次见,这可是夏天啊,关老师。


我当时还百度了一下,发现这人可能是有什么气血上的毛病,就秉承着人道主义不再吐槽这件事了。

这都多少年过去了,还是这一身打扮,关根也不像勤俭节约一件衣服穿好几年的人,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关根把手放在脖颈间隔着布料,摩挲片刻,用一种我读不出来的眼神看了眼身后跟着的那个小哥,然后看了我一眼。

其实我不叫关根,话说你对中年男人的故事和祖国大好河山哪个更感兴趣?

那你叫什么?

我选择性耳聋,忽略了后者。

吴邪。口天吴,牙耳邪。

说实话,我还是觉得你不是搞摄影的人。

为什么?

我记得几年前,你拍过几张长白山的照片吧,长白山的风景,除了雪还是雪,我第二年去了,怎么也找不到那个角度,不像是走正常路线拍出来的。

吴邪听着我的胡乱分析也没打断。

所以说,我猜你个冒险的吧,谁年轻的时候没颗仗剑走天涯的心呢。

吴邪又不明所以的和后面的那人对视。

突然笑的没心没肺的,末了还呛到了。

搞什么嘛,都被你猜出来了,我说什么呢?

我指着领口。

所以说你那藏了个任意门?

说完我就想撤回了,我能清晰地感受到后面的小哥准备把我砍成灰烟的眼刀,可惜不能。

吴邪示意他没什么事,然后把领口稍微往下编了一点,就着两旁的灯光,我看到一条伤疤,是那种如果我不认识吴邪,有人给我说受了这样的伤活了下来,我一定觉得被骗了的。

冒险者嘛,谁还没几个英勇无畏的勋章呢。

我故作轻松的拍了拍吴邪的头,没注意到自己说话的时候声音在发抖。

我想到那件深色的衣衫下面纵横了不少这样的东西,来路不一,曾让他命悬一线,我这样再次揭开他的伤疤,不太好。

就终止了对伤疤的探讨。

我今年想去沙漠,你不是去过吗,说说?

吴邪的经历经过他的复述,听起来很有意思,不然后面的小哥能听得这么入神。

我想的是另外的事,吴邪,一个冒险的,一年四季,山南水北的到处跑,相机是随手拿的,美景不局限于相纸,所以就算吴邪摄影功夫再怎么不到家,也无碍于风景的展现。

这种生活其实挺好的自由自在的满世界跑,翅膀张开随意滑翔的时候鸟瞰下去就是人世间,就是山林里,岂不快哉。

但我脑子里又闪过吴邪的那道疤,就突然想到读过的一段话,说是年轻的时候要见识一些真正的宏伟壮丽,超越人类社会尺度的那种,在未来许多幽暗逼仄的时候,这些事物就是逃脱的绳索。

我不知道怎么说,吴邪的生活,前半生的生活,遭遇放在同辈的人中是无与伦比的,但是接踵而来的就是苦痛。突然想不明白是吴邪的经历带来的苦难,还是上天看着他已如此不堪,就把这些经历当成礼物送给他。还是,苦难就是经历的一部分呢。

我原本还因揭吴邪伤疤有些愧疚,转念一想,吴邪可以把这些经历都付于笑谈说,我想他心里,也都过去了吧。

吴邪你不是来旅游的吧。

是啊,我可能要在这带很长时间。

累了?

累了。


老友会面的最后就是流程性的交换微信。

我到旅店楼下的时候,我发现她已经在楼下等我了,我趁她生气之前扑过去,给她讲吴邪的事。

还知道回来啊!

你是小鸟么,净往外飞。

我累啦!

那你是山林,等我回来。


看吴邪朋友圈的时候,发现不少古董生意,我发了句,你可真是神奇,他给我个呲牙的黄豆豆。

还有他和那个小哥的关系,评论的人是旁观者清。

鸟儿飞啊飞啊,飞到西沙扎个猛子,飞入无边际的沙海,在曲折颠沛的道路上一直不敢停歇,后来鸟儿找到一片林子,寂静无声,小动物都不敢进去,鸟儿敢,它想着,那太好啦,我一只鸟能独占整个山林呢。

这一次,倦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山林。

那都是梦里的故事了。

 

Fin.

 


军训期间有什么注意事项吗?(三)[知乎体/瓶邪向]

军训事项的正文部分就只有这么多啦

文笔也算不上,就是分享一下自己的一段经历,感谢十八的帮助 @十年灯火 ,感谢看到现在的各位。

接上文的 (一) (二)

 

 

9.

我还记得那天大早,阿宁陪我回教室拿东西,讲真大早上的校园真是挺吓人的,方圆五百步空无一人,于是我们就边走边唱团结就是力量来壮胆,唱腻了我们就换成了无敌是多么寂寞。

当我们无意瞄到小吴和老张在操场边的单杠上比赛引体向上,并看到老张对小吴亲切的上下其手进行动作指导的时候。老师,您教我的早起的虫儿有粮吃,我明白了。

大早上又没人,谁知道他们有没有进行什么其他的友好交流呢。

 

10.

军训的最后一个晚上,我们班为小吴准备了一个惊喜,算是谢谢他军训期间尽心尽力的工作,给小吴喊谢谢,喊辛苦了,喊天真我们爱你,给小吴鞠躬,唱歌,递纪念册,班里好些个小姐姐眼眶都红了,完事儿了小吴刚开始还能流利地给我们道谢,给我们讲讲寄语什么,后来声音就能听出来在抖,说话也断续的,小吴没话找话到最后还是让班里陷入了尴尬的安静,还好老张及时救场,老张刚打开个门缝,小吴就跟着走了。

教室里开着灯看不清外面的走道里发生了什么,隐隐约约看到小吴抬手抹了把脸,老张拍了几下小吴的背,然后一起走到楼梯的转角。

小吴再带学生就别哭的这么稀里哗啦的啦,学生看到会笑的。

老张以后也别总当护妻狂魔,我们邪帝也能独当一面的。

 

像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毕竟十多天的军训呢。

说真的我能摊上小吴和老张当教官(老张毕竟也带过我们班嘛),也算是RP值爆了。

说起小吴,毕竟是我们的教官,我们是很有发言权的。

小吴是全校闻名的长得出水芙蓉小郎君,不过那也只是第一天来的时候了,小吴不经晒,最后一天的时候还不是跟我们一样晒得跟去挖煤了一样,估计再带几届小吴也就被大自然免费美黑了。

为人特暖,站军姿的时候,还帮我们扶眼镜,还特意买了原木的好纸给我们擦汗,去食堂吃饭和我们一样排队,让我们体会什么叫做师生平等,还特别贴心去安慰被老张吓哭的小姐姐(谁让老张气场开那么足啊),什么休息的时候没人和他说话他就拿个硬币自嗨,还嘟着嘴把笔放上去,超级可爱。

小吴最狠最狠,就是那天玩笑开过头了,被罚在雨里蹲了五分钟,简直生不如死。

 

至于老张嘛,虽然不是我们班的,但这朝夕相处的,我们也是很有发言权的,能在他的训练下坚持下来,我们也是很有能耐了。

当时我们高一,预习课的时候背了一段课文,后来我们对老张的评价就变成了——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老张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恐怖凶残到这地步。

鲁迅先生哭哭。

前面提到的那个我因为头发被罚蹲事件的始作俑者,就是他。

他和小吴简直是两个极端,老张生人勿近的气场超足,我开始那几天都不敢和他有什么交集。

后来在最后一天汇演前,我怕头发散开影响效果,就问阿宁怎么挽起来结实不会散。有个男声从我背后接了一句:系成死结。

我以为是班里哪个调皮的男生,就立刻回到:小哥哥来,你系个给我看看。

回头一看,老张,我当场当机。

三秒后,我意识到,老张居然会开玩笑?!没看错的话,他过去的时候,是不是笑了一下啊!

 

 

军训喊着不苦不累,那也只是说说而已,所以我们总要学会自己给自己找点乐子,苦中作乐,比如说围观一下教官之间的爱恨情仇什么的。

时间真的能改变一个人,阿宁说我现在有继承胖爷成为德云社社长的资质,早不再是那个怯怯的小姑娘了,说起故事跟泄洪一样,听我叨叨了这么多,给看到此的各位小可爱鼓掌。

最后,还是给所有要军训的小可爱说,军训中,可能口号喊得像传销现场,可能晒得跟挖矿三个月一样黑,可能第一次打扫尘封已久的清洁区劳动量如同劳改,而我要说,请珍惜,真的希望各位能听进去,就算我现在说不清楚,时间也会慢慢告诉你们的。

我们不知道老张和小吴从哪儿来,回哪儿去,我们不过萍水相逢,但如果有幸再见面,他们就算对着我读新华字典我都一个字、一个字听下去,虽然我知道老张不会读的。

总之,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和他们有缘再会吧。

 

 

 

精选评论   鸭梨不大

学姐说的吴邪是我今年的教官,现在已经是个我们对着他叫“社会社会”的人了,快被玩死了。这就是学姐口中的“成长”吧。

 

 

军训期间有什么注意事项吗?(二)[知乎体/瓶邪向]

emm前文有些知乎的小细节没做到位,大家多多包涵,欢迎捉虫。

接上文的 (一) 

 

 

你们的老阿姨我记性不太好,时隔多(×)年,没法把所有的细节想起来,就挑几件印象深刻的说吧。

 

1.

当时军训有一项内容叫密集跑,师从衡×中学,小吴掌握不好我们跑的间距,老张就前胸贴后背的站到了小吴背后,真·无缝衔接,老张说:比这个松一点。……那你这前胸贴后背的行为是干嘛,老张,你这波揩油的操作秀的我给你满分,不怕你骄傲。你问老张为啥知道了小吴弄不好,哦,我们两个班从第二天开始就合一起训练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老张,你开不开心。

 

2.

听说隔壁老张第一天就报上了自己的大名张起灵,我们和小吴唠嗑的时候无心问起小吴的全名叫什么,小吴刚开始是死都不说,后来他学会了友善的转移话题或者叫停休息。有天早上开校会的时候,校领导让挨班喊班呼,校领导还问了教官的名字,小吴不得以说出了他的全名——吴邪。信我,我们真没笑,喊班呼的时候没人听出来声音是笑抖的。最有意思的是,问到我们班的时候,没问教官的名字,问了班主任的。小吴: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后来,天真这个名字就在班里传开了。

 

3.

休息时间小吴教我们拉歌,一开始两个班里的同学都放不开,后来玩开了,这个游戏就先是炸出了班里面各位深藏不露的大佬,什么戏腔英文日文,跟开演唱会一样,然后,这个游戏就被我们玩回了教官的身上,第一次拉歌小吴和老张没成功,有个胖胖的教官,以下称胖爷,来给他俩挡刀,唱了首《最炫民族风》,那“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唱的可溜了,响彻整个操场,先不说跑不跑调的问题,这个气势就非常牛气哄哄的了。

后来小吴告诉我们,胖爷女朋友叫云彩。

 

4.

说到胖爷这个人也是很奇葩了,灵活的胖子的典型代表,一个被军旅生涯耽误的相声演员。有此小吴去开会,胖爷带我们一上午,当别的班跑步喊着“一二一”的时候,我们班却喊着“六六六”和“扎心了”,听起来是没毛病的。我们一致认为,胖爷可能师从德云社吧,几句话把我们逗的前仰后合的,都不想让小吴回来了。

好啦,小吴也是很棒的,虽然他是第一次带军训,犯迷糊的时候我们是真想一脚给他踹到隔壁老张那儿。

 

5.

中间有几天,我们两班没在一起训练,我们觉得小吴和老张是闹什么矛盾了?在此前我们已经习惯了小吴和老张旁若无人地贴近咬耳朵,明明腿那么长偏偏要擦着身子过什么的日常,这心境大概就是从对方拒绝了你的狗粮并打翻了狗碗到对方吃完了你的狗粮并敲着桌子要求再来一碗的转变吧。小吴在冷战中还是保持着五分钟一眼的频率盯梢老张班进度的状态,这个冷战我是服气的。

那天老张的班还和别班拉歌,而我们班站那训练。喝水的时候,阿宁凑过来对我说:咱班鉴于老张的表现,单方面宣布和隔壁班分手离婚绝交,至于是否复合看老张的表现了。

阿宁,你大写的“气”字写脸上了呢。

再这样下去跟他们班就拉不了什么歌了,走,拉他们杆去。(划去)

 

6.

之后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道理就完美的映射在了我们班身上,开校会的时候,小吴带我们去晚了,看台上已经没位置了,我们想着要盘腿坐地上90min也是挺悲伤的,看到老张让他们班坐的紧了点腾出一片地方的时候,可把我们班给激动的啊,老张简直圣母再临(我是没有骂人的意思的)。

然而,然而,然而,当被选为领队的阿宁,向着看台方向,超兴奋地下了“起步”的口令,“走”字卡在喉咙眼,硬是被小吴的“坐下!”给打断了。

哭哭,你们冷战不要伤及无辜啊,你们妈妈没有教过你们不要欺负熊孩子吗。

 

7.

好在事情在开完会后有了转机,小吴把我们班扣在操场训话,老张的班早就被他遣去吃饭了,完事后老张往我们方队前面一站,也不说话,就看着,后来小吴实在是憋不住了,他就扭头给老张说:你先走吧。老张回他:我等你一起。

就老张那闷骚的性格,这么直球也是苦了他了,且按照老张一字千金的汇率来看,每克按照周六福的金价大概是370元/g,乘千再乘五,仔细算算的话,老张也是很给我们面子了,哦不对,是给小吴的。

这么说来,我们也算有幸围观张总为爱当众撒币?

张教官,我错了。

 

8.

两句话消融了冷战,隔天就又能看到我们两个班在操场上其乐融融,一片祥和。但是小吴那天却没穿统一的制服,超好奇小吴的制服去了哪里。小吴笑着说制服被偷了,这借口我给零蛋,不怕你伤心,撒谎能走点心不。

后来阿宁给我说,她无意听到小吴和老张谈到衣服的事,小吴来了句:还不是你的错。

你想想两个血气方刚的教官,有一个人的制服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没了,瞬间,我和阿宁相视一笑,脑洞突然开了天窗。

事实是,小吴在带我们训练的第二天,脚上的旧伤就发作了,如果他再穿制服配套的皮鞋,他的伤只会恶化,老张和小吴冷战,估计和这件事也脱不开多大的关系。

心疼小吴好几秒。

 

军训期间有什么注意事项吗?(一)[知乎体/瓶邪向]

算是个序章,有年龄更变动,欢迎捉虫

 

以此献给在一腔热血的青春中颇为珍贵的两件事

因为是写给自己的,所以不打算省略任何部分,只围观小吴和老张的请空降补充回答以后。

最重要的是,给为他们默默付出,还挂念着他们的可爱的你们,说声,谢谢。

 

 

泻药,这段时间有很多小可爱来问我这个老阿姨关于军训期间的注意事项,在此我详细的回答一下。

防晒霜就不用我说了,是一定要涂的,但不晒黑这个事是身不由己的,还要看个人,像我,那些天抹防晒跟唱戏一样,回家的那个下午我给楼下的大妈打招呼,硬是黑到没给认出来是我。[手动再见]

然后是鞋垫,我刚还在和闺蜜唠嗑说又到了男孩子上街买姨妈巾的季节了,但姨妈巾踩瓷实以后效果就打折扣了,还是建议带好鞋垫,最起码在脚后跟的地方增高一下,重心自然靠前,站军姿就轻松点了,我记得当时隔壁班有几个小姐姐没把握好技巧给站晕了。

再次是防蚊水,尤其是住在一楼的,一定要听进去,我想了两年都没想清楚,空调开那么冷,蚊子为什么还是和打了鸡血一样,喝了脉动还是嚼了炫迈???

然后就是要药品,虽然生病这个事情是看个人体质的,但还是带上以防万一,我当年就被空调吹感冒了,对铺的小姐姐带的感冒药,省了我越过大半个校园在半夜十二点敲开值班室的门,润喉糖也要带上,最后几天喊口号嗓子可能会哑,这个就不是多喝热水能解决的了。

最后带上几件一次性的内衣,尤其是在你的学校还没有普及洗衣机的时候,需要抢水龙头洗衣服的时候,女孩子一定要带上足够的发夹来夹碎头发,这是来自因为碎头发扫到鼻尖在站军姿的时候打喷嚏被罚蹲一分钟的人的忠告。你可能觉得蹲着不应该很舒服吗,骚年狼,你还是太连清,蹲姿真是一言难尽,有幸体会到你们就知道了,一想到那时我就千言万语汇作一句话——老张,我¥#&*#@!

差不多就这么多了,其他的学校要求的别忘带就行了。

哦,对了,差点忘了,有能力的一定要带上墨镜,当太阳是不存在的,是为了休息的时候,来防止教官们闪瞎自己的24k钛合金搪瓷狗眼的。

 

 

 

回来的时候看到很多小可爱对答主教官的故事很感兴趣啊,先声明以下的内容和注意事项就没什么关系了,有兴趣的小可爱可以接着往下看听老阿姨给你们唠唠嗑。

当时我在军训前的心情和你们也是一样算是紧张期待又不情愿,一是因为我从那时起就是个懒癌晚期宅腐双修的女人了,二是我当时不太喜欢说话,好在发小阿宁和我分在了一个班,算是有个照应。

我们班的教官姓吴,以下称小吴吧,长得挺清秀的,身高也挺高,我当时想着看着小吴的脸,军训差不多也能熬过去了,然而我当时还是 too young too naive了。

军训干的第一件事是排方阵队形,就是那种男女混编从低到高的方队,别的班的教官是三下五除二就排完去训练了,而我们班是进展缓慢,我是超高兴不用训练的,后来半个小时过去了,腿都站麻了,我才意识到小吴应该是不会排这种方队的,而且当时班里也没人知道要排什么队形,也只得跟着干瞪眼,后来还是隔壁的张教官来帮忙才排好的。

好的,这时候就要引出我们的二号人物了,隔壁(班)老张,以下称老张,身高和小吴差不多,超帅(插说一句,我们和小吴混熟了以后,他问我们他和老张谁帅,我们一个“张”字卡喉咙眼,在老张伪善的目光中报上了小吴的名字,护妻了不起吼)。调好队形以后,两个班就比起了站军姿,然后,然后,然后老张和小吴就开始在一旁旁若无人的咬耳朵了?!老张,别以为你放在小吴腰上的手我们看不见啊,而且不知道他们脑电波通了什么信,小吴就笑了起来,特别苏。 可爱,想……张教官,我错了[抱头蹲下]。至于老张?他的表情,tan90°,不存在的。

回去的时候,阿宁我们俩异口同声:

“我觉得吧……”

“你先说?”

“我觉得这两教官有事情。”

至此,军训(又名被强制喂狗粮)的生活正式开始了。

One Year[瓶邪/2016旧文补档]

福建雨村 2016.8.16 19:49

晚饭后,吴邪葛优瘫在沙发上,旁边的张起灵秉承着站如松坐如钟的原则,不,是习惯,安静的——看着手机。

吴邪盯着张起灵的侧脸,而当事人却没注意他的目光,依旧专心致志的盯着手机。这个瓶子手机用的挺溜的嘛,也是,这都快一年了。

这让吴邪想到张大爷刚出门那时候发生的一件事。

 

浙江杭州 2015.8.27 14:13

虽然已经过了处暑,余热还是要拨人一层皮,许多事已尘埃落定,白天吴邪就守着他的小铺子,顺便教张起灵这十年来他错过的,缺失的所有。

吴邪给张起灵一部智能手机,联系人都是熟人,和吴邪的号码还是亲情号。

不过看张起灵这情况,估计对手机的理解还停留在大哥大诺基亚吧。

吴邪教的很细,张起灵学的很快,不出半个小时张起灵就能熟练使用智能机子,吴邪心里有股说不出莫名的骄傲感。

 

浙江杭州 2015.8.27 19:30

吴邪带张大爷去外边逛逛,看看杭州城的变化,不过在路上,吴邪表现出的反应还要比张起灵大 。

其实这些年吴邪根本没闲心去正视这个城市,即使有什么变化,也是一概不知,现在觉得很新奇罢了。

走着走着,吴邪和张起灵看到前面有人熙熙攘攘的在一家糕点店铺前。

“哟?新开的店铺啊……生意挺火的啊……小哥来点?”

“……嗯。”

不过吴邪想到张起灵不太喜欢人多的地方,就让这尊大神在原地等一会,反正,自己已经等了十年。

等到吴邪排到摆着琳琅满目糕点的台柜前,搭眼一扫,本来想说每种都来点,却在看到那样后,把在嘴边的话收了回去。

“老板,这蝴蝶酥来一盒。”

吴邪没想到自己十年以前的事情能记得那么清楚,准确来说,是他的一切都记得。

 

浙江杭州 2004.5

以前铁三角去吃饭,吴邪怕胖子的嘴根本把不住,三下五除二的开始清桌模式,就点了些饭后小点之类的,怕张起灵在他这饿死。

“胖子,你啥时候把快这盘蝴蝶酥吃完了?”吴邪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就见一个盘子清了。

“冤枉啊,胖爷我不爱吃甜。”

那是……

“是我。”

吴邪王胖子双人份的目瞪狗呆.JPG,哦对,那时候还没表情包呢。

“小哥,那啥,那是吃过主菜再吃的。”这闷油瓶子居然有喜欢吃的。

“哈,天真啊,知道人小哥喜欢吃啥,还不多来点贿赂贿赂,走上黄泉路也好帮帮。”

“说啥呢,吃你饭去。”

 

浙江杭州 2015.8.27 20:00

买完就原路折返去找张起灵,准备去看音乐喷泉。

吴邪也没想到,这人一老就喜欢想点以前的东西,不过有些东西还是需要靠回忆的,比如吃蝴蝶酥的时候,也只能思味而食,再美味,现在他也尝不出味道。

——人呢?又搞失踪了?

吴邪心里打着鼓,拨手机给张起灵——无人接听。

完蛋,虽然这瓶子下午手机就已经玩得挺溜的了,不过没带电话就是另一回事了,不过张起灵的事,没几个人知道,更何况在张大爷出门前,蛰伏的虫子已经被自己弄死了,这能发生什么呢。

晚上的西湖还带着丝丝的凉意,吴邪却如热锅上的蚂蚁,这闷油瓶子也就只熟悉家附近的几条路,能跑去哪呢?

会不会被人拐走了,要不要打给警察叔叔,不对,自己才是叔叔吧,不对,打给条子事情更多,黑户逃票坟头蹦迪万一被挖出来怎么办,等下——张起灵那么大个人了怎么可能会被拐走,吴邪真是佩服自己这么大把年纪,脑洞依旧开得这么溜。

最后,吴邪选择在原地等,反正也不是没等过。

 

浙江杭州 2015.8.27 20:04

在每20秒看一次手机的频率下,闷油瓶子不出所望的在三分钟后,一脸风轻云淡的从远处跑过来。

在吴邪面前停下。

“小哥你去……哎这是?”

伸出手。

“给你的。”

接过张起灵手里的小玩意,忍俊不禁。

“小哥,你要去买东西,给我说一声啊,电话忘带了吗?”

“没有。”说着拿出来裤兜里的手机。

“那你怎么不接电话啊?我还以为你这家伙一言不合又回去守大门了!”吴邪有些气。

“已经不需要了。”张起灵说到。

吴邪不知道他是在回答前半句还是后半句。

“我知道你会等我。”黑色的眼眸深邃的望不到底,盯着面前的吴邪。

[玩家:吴家小三爷受到玩家:面瘫闷油瓶的会心一击,已被秒回重生点]

这闷油瓶子怎么这么会说话了?

扯了扯张大爷的脸,没有人皮面具,是真的。

张起灵顺手把在脸上乱摸的手回握在手里。

“吴邪,回家了。”

 

浙江杭州 2015.9

吴邪偶然看到了张起灵手机上的历史记录:

8.27 下午 17:34 情话大全浪漫情话

1.如果你消失,至少我会发现。

2.用我一生换你十年天真无邪。

3.带我回家。

(以上全部不是原文,但是绝对是不可否认的标准情话,手动滑稽)

……

25.我知道你会等我。

……

网络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吴邪内心:真是日了狮子了,这已经不是日藏獒可以解决的事情了。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很感动。

 

福建雨村 2016.8.16 19:52

真是人一老就喜欢想以前的事情。

手机提示吴邪朋友圈有新的动态,拿过放在茶几上的手机。

闷油瓶:

吴邪做的,很好吃。

[图片]

图片是今天的晚饭,不知道什么时候照的。

评论

胖子:瓶仔抑制不住体内秀恩爱的洪荒之力。

小花:吴邪哥哥什么时候这么人妻了,讲真真的能吃吗。

鸭梨:张大神日常秀恩爱1/1

瞎子:佩服哑巴这种再难吃也说好感觉。

秀秀:秀秀秀。

……

 

福建雨村 2016.8.16 19:54

“我做得很难吃?”毕竟没有味觉了,只能凭记忆去做做看,毕竟吴邪可不指望这个地上生活能力九级伤残的人,来做饭,反正大菜是不敢的。

“没,很好。”当然也没法指望从张起灵的脸上看出菜的成色。

……

 

不知怎的,吴邪突然鼻尖一酸,可能是想到这么多年走过来了的不易,可能回想到张起灵与自己的点滴,可能是觉得尘埃落定的不真实,也可能是看到了张起灵的第一根白发。

 

 

 

*看着以前写的东西真的觉得自己是越写越倒退了,bug比较多,文笔可能还没小学生写的好,请多包涵,但不管怎么说,就只是不想忘记他们而已才写下这些文字,感谢看到此的各位看客,今年份的也在赶来的路上了。

记一个陈年b站up老梗 [荼岩微瓶邪/欢脱轻松向]

  [荼岩微瓶邪]记一个陈年b站up老梗
游戏区up主,玩的游戏盗墓笔记(嘿嘿嘿),傻白甜日常,私心打了tag,主要来源是b站游戏区(猜猜来源?),不知道有没有二更。
ooc我的,人物是官方的,欢迎捉虫。
初次来老福特,废话有点多了,以下。

**处出示的一张CG是大张哥背后捂嘴大邪,按盗笔原文你们知道是那一段,自己脑补 

大家好,我是郁垒,今天给大家解析的是盗墓笔记这款游戏,这款游戏的反响很好,是中国市面上一款近似于顶级的制作,我也是被朋友安利来的,然后失足入坑,相信大家在刚才的影片中,把故事开端了解了十分之七八,画风精良是你们的,故事情节是你们的,妹子是郁垒大大的。
 [入坑了表示本作妹子的下场没几个好的]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郁垒]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郁垒]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郁垒]

 好了,接下来是要正式开始,有一种在玩刺客信条:盗墓笔记的感觉,而且一开始不要跟着前面这个……叫什么来着忘了,姑且先叫他帽衣男吧,不要跟着帽衣男的路线走,因为有的地方他可以上去然后你操作不上去,而且有的地方不能承受两个人的体重,简而言之他可能会害死你,哎官方套路深啊…… 
[听说这个游戏坑很大啊……] 
[我的信!仰!之!跃!] 
[官方套路深。] 

好了,接下来就是我个人比较擅长的部分,解密的部分了,毕竟智商在这摆着呢,随便就能解开。 这个盒子里有一个比较重要的手机品,影响到下面剧情的发展,而且我试过了,暴力强拆是拆不开的,那我们随便来试一下密吧,就02200059吧,哎,开了,哈哈,没办法智商在这摆着呢。
 [啥都不说了,绝交] 
[啥都不说了,分手] 
[啥都不说了,离婚] 

好了,不逗你们了,这个线索可能隐蔽的比较阴,在前面几个死去的歪果仁的皮带上有这个线索,虽然我第一次就注意到了,不过以防粗心的你们发现不了,还是说一下。 
[暖,还是那个小天使,不分了] 
[准备撕的结婚证默默放了回去]
 [玩了游戏的表示何止阴,简直死都找不到] 

哈哈哈哈,男主这吐槽能力兼职max,闷油瓶哈哈哈哈,生动形象。
 [承包小天使的笑声] 
[就没人关注游戏里的么,简直基番(蓝)] 

[蓝字+1] 

接下来这段小怪不断,而且,转角杀,陷阱不断,但闷油瓶会帮你,但在大概过了密集段以后会有一个躲不掉的机关,掉下去以后就得自己打了,比较考验技巧。 
[前方高能] 
[前方高能] 
[前方高能] 

OK,从这里勾绳,下去,翻转,前面有尸蟞群,跳起,向下放几枪,还有一只,直接下去,一刀砍。 
[啊啊啊啊,小天使好帅啊,承包郁垒大大]
 [↑楼上痴心妄想,拔刀吧] 
[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看视频]
 啊……突然很想知道如果贝爷玩这个游戏会怎么样。 
[hhhh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自带吐槽buff] 
[小天使脑洞大破天际] 

卧槽,男主这开馆必起尸的能力也是绝了,要不要随便就给自己立flag啊。
 [小天使内心是崩溃的]
 [23333333333]
 [心疼小天使hhhh] 

卧槽,简直了……哎哎哎哎哎哎,怎么死了,哎,这个这个,操作杆不乐意啊。
 [都是操作杆的锅] 
[估计郁垒大大都没想到2333] 
[蜜汁萌] 

还好机智的我存了个档,刚才那个纯属意外,其实这点死不死都是无所谓的哈,然后闷油瓶会来救场的。 
[专业失踪男主上线] 
[前方高能] 

CG**
 [截图小分队上线] 
[yooooooooooo] 
[瓶邪大法好!] 
[←前方带我一个!] 

……啊,刚才那个……我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了……额,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CG不多的游戏里面有会单独出来这么一张CG来秀男主和男主的基情。 官方很会玩啊官方。 
[高举瓶邪大旗] 
[小天使很懂啊hhh]
 [我可能玩了假冒险游戏] 
[但我一定玩了真的恋爱游戏。]
 [←弹幕有毒] 

哎呀雾草,这个闷油瓶专业失踪人口啊……给你的选项有追和不追两个,走剧情就不追了,反正也是追不到,然后就到此先告一段落了,如果想要练练手的话可以选追,和前面小怪是差不多的。 
[专业失踪人口2333] 
[表白小天使垒,笔芯] 

OK,今天的直播就告一段落,说一些题外话,也不算题外话哈,许多小伙伴私信我关于是否会参加ACG展子,在这里统一回复一下,很抱歉,我这次——
 [哎哎哎!] 
[不是吧QAQ] 

会和神荼还有我可爱的猪一起参加!哈哈哈没有被我吓到吧,那么大家拭目以待吧!晚安! 
[小天使调皮了。]
 [hhh我可爱的猪手动@神荼大大]
 [@神荼] 
[神荼大大头顶呼伦贝尔大草原] 

MTB